极致的正确

大部分人都是K线的奴隶,但并不是说所有“奴隶”都不赚钱。

市场的钟摆

市场错了的时候,也不要和市场作对,因为市场会让大部分认为它错的人受不了,再去纠正错误。 即在泡沫中让最理性的人追高,在熊市末尾让最乐观的多头扛不住止损,这轮行情才会结束。

市场就是人心。跌的时候,20倍估值担心可能还要往下搞,涨的时候80倍估值都还会追进去。

邱国鹭说聪明的投资者,经常高估自己的聪明,或者低估市场的傻。 其实这二者是一件事,就是和市场对着干了。 但投资者要做到市场聪明的时候聪明,市场傻的时候傻,太难了。

目前的A股就是这样,极致的结构性行情,市场给确定性非常高的溢价。 茅台43倍估值了, 医药股随便有点创新药的属性,就是80倍估值起; 医疗器械股,CXO股,100倍以上估值的很多。

给确定性溢价没错,但是正确得有点极致了,这就是题目“perfectly right”的含义。

风格延续?

赌市场的反转是一件风险很大的事情。 顺势而为是我们做交易基本的准则,即有时候就是要做K线的奴隶,但需要保持一份清醒,不要真的信了。

市场可能也符合牛顿第一定律吧,就是惯性,要想保持下去不费力,要想改变目前的状态,则需要外力。 我们把回归的过程叫价值回归。 目前还没有看到强烈的外力可以改变目前这种“喝酒吃药”行情,有点像2017年下半年到18年初,直至贸易战开启了整个18年熊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