疫情之后

资本市场向来聪明,总比现实世界多想一步。

3月的时候,市场就定价了新冠肺炎全球大流行;4月的时候,市场开始定价疫情的受控和复苏; 5月的时候,市场开始定价新的中美关系。

原油宝再议

上次4月20日的时候,写到了原油宝,但当时完全没有想到负油价。 事件还是远超我的预料,我以为只是一次逼空而已,但根据现有的数据来看,很可能是空头对于多头(以中行为代表)的一次有预谋绞杀。 这次原油宝的投资者,不仅亏完全部本金,还倒欠中行钱。

中行的产品设计的确有失误的地方,对于尾部风险考虑不足,没有对负油价进行严肃的对待,也没有对期货运行机制有深刻的理解。 据财新的数据,中行在4/20当天有2.4-2.5万手的未交割多头。 这性质就更严重了,当晚以TAS指令(Trading at Settlement)交割的合约一共只有7万手左右, 也就是说中行的多头占到了市场的1/3左右。合理猜测当晚没有中行的话,有没有负油价都未可知了。

那么这个故事换一个角度就是:中行因为产品设计的失误,带领着中国散户,任由华尔街巨鳄收割, 尤其是中行,知道自己在市场中的position,即1/3的多头,且以TAS结算的交易策略,在原油仓储耗尽之后, 被空头搞的话,后果不堪设想。

对中行自己来说,负油价的时候,中行的市场风险虽然为零,但是要面临非常大的信用风险和声誉风险。

所以无论对内对外,中行都犯了严重的错误。

当前的风险

目前,中国面临两个主要风险。

一个是海外疫情的发展,目前看欧美各国都在开始讨论复工的情况, 但海外的新增病例仍然很多,几乎相当于我们最高峰的时候。 这很有可能造成新冠肺炎在海外无法被完全消灭, 即海外各国政府会允许新冠肺炎变成一种类似于流感的季节性疾病。 这对于前期做出巨大牺牲的中国是不利的。中国很有可能无法对其他国家完全开放。 海外旅游、国际航班可能在较长事件都不会恢复到疫情之前的水平。 所以,中期来说,航空、免税股票不介入。

二是国际关系的剧变。 目前美国、英国都提出中国应该对新冠肺炎的全球流行负责任,美国某些政客甚至提出赔偿要求。 看来西方列强和一百多年前没啥区别。 我们虽然觉得我国早就对全球通报了疫情,我们甚至觉得其他国家都是傻逼、“作业都抄不好”, 但是其他国家(不只是政客,包括普通民众)一定会觉得是中国的错,即使中国毫无过错,也是中国的责任,况且我们早期武汉的数据透明的确实有问题。 未来一段时间,疫情稳定之后,可能会有更多的国家跟进美英阵列,开始声讨、甚至制裁中国,而这些都是有强大的民意基础的。 所以,下半年的中国国际关系会非常差,比贸易战的情况还要严重,外需的萎缩会超出预期。 依赖于外部需求的可选消费、资本品的公司,暂不介入。

当然,这两点都有超前,市场何时开始定价这些可能性,还未可知。 就目前来看,中国国旅、以及较多依赖于海外的公司(CXO、某些医药)还是涨势良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