对下半年的一些判断

HUAWEI is much more important than the trade war.

G20峰会

中美元首在G20会面,其结果整体而言不超预期,除华为外。 事态演变基本上符合Trump意愿,所以中国是输家。 唯一超预期的是华为事件,Trump同意美国公司可以向华为卖出不涉及国家安全的产品。 此事件在国会压力极大,遭到了国会鹰派的强烈反对。 而面对这种压力,Trump仍然给华为开了绿灯, 尽管是暂时的,但仍显示出Trump对于贸易协议的渴望。 这是中国唯一超预期的收获。

外汇市场的主要矛盾是美联储的降息进度。

现在市场上还是认为美联储7月的降息是保险性降息而不是衰退性降息。 这种情况下,股票不会出现衰退性大跌,估值的提升可以弥补盈利的恶化。 而随着G20峰会之后,中美两国之间贸易摩擦有所缓和(虽然只是暂时的缓和), 降息预期并没有因此打折扣,所以今年仍然会有2-3次降息。

美联储降息的最强烈理由是什么?通胀。 只有这个点可以从法理上解释美联储降息的理由,尽管这可能不是真正的理由。

欧元的走势

我认为欧元区经济可能已经在底部,而美国经济是一个向下的过程。 看德国的PMI,已经低到了11年的位置,这轮经济周期实际上应该是正常的周期, 而不像11年那样有实质的风险,所以应该差不多了,欧元区的经济应该有一个触底反弹的过程。 另一方面,欧元区经济与中国经济很有关系,需要看中国经济是否企稳。 如果欧元区经济企稳,欧元的表现很可能会超预期。 EUR

有观点认为,欧元有日元化的倾向,即长期的低利率使得欧元也成为融资货币,或者避险货币, 这个还值得商榷。日元成为避险货币的一个重要原因还在于,日本私人部门在海外有相当的资产, 一旦发生风险事件,有将海外资产变卖并汇回国内的倾向,这种预期会使得风险事件中日元升值。 对于欧元,是否有这种属性还值得研究。 融资货币属性的问题,这些还需要区理一理逻辑。

日元、黄金、美债

这三个都是避险资产,大多数时候走势都和美债相关性很高。 但是日元和黄金的合理价值很难去分析,而现在的十年美债已经跌至2%附近, which is pretty low and pricing at least 2 rate cuts. 所以除非fed降息步伐超预期,否则美债很难再下很多。 价格一定会先于预期事件的发生而发生。

1998年美联储降息的启示

1998年的状况是通胀很低,加之98年8月份俄罗斯国债违约,对全球金融市场有较大的冲击。 这和19年低通胀+贸易战很相似。 98年,在俄罗斯事件出了之后,美股下跌大概20%,之后修复。 美债收益率在第一次降息之后触及当时的最低点, 而随后两次降息并没有让国债收益率创新低,即第一次降息后,市场就pricing了之后的降息。 美股在降息后,迎来了比较大的反弹。 当下的事件和98年的类似最基本的一点是,美国经济并无大碍,基本面完好, 而随着降息带来的流动性的充裕,可以支撑美股再涨一段时间。 FED F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