为了种群的繁衍

政府从来不创造价值,政府的所有收入,来自于税收(or 赤字)。

近日比较火的是南大的某教授提出的生育基金的概念,类似于现在的住房公积金吧,对所有人收取,补贴多生育的人群。在网上引起轩然大波,但是之前提出的,单纯对多生育的群体进行补贴,则显然没有招致这么多人的反感。 前者是政府直接薅人民羊毛,然后通过补贴来鼓励生育;后者是政府不薅羊毛,直接进行补贴。

但是,如果明白本文题记中的那句话之后,就可以明白,这两者,对于一个理性经济人来说,是一件事情。政府如果直接补贴多生育的人群,其财富也必定来自于其他地方的税收。所以生育基金和单纯生育补贴,其实是一回事儿。

那么为什么前者会非常显著的招致大部分人的抵触呢?因为没有人喜欢被剥夺,只喜欢被给予。 当生育基金的政策出现在公众面前时,所有人都会先假设自己不会是多生育的人群之一,那么他们面对的就是被剥削。而生育补贴政策出现的时候,人们看到的是,自己如果不是多生育的人群之一,首先不会被剥削;而如果自己可以多生育,还会成为被补贴的人,所以相比于生育基金,生育补贴引起的反感要小得多。

这在行为金融学领域被研究得很多,可以算是一种loss aversion。

但是,如果对于一个强权政府,在不考虑政权稳定得情况下,虽然生育基金的口碑会差很多,但效果应该会好很多。因为相比于接受激励,人们更有动力避免惩罚。 短短的20年前,我们的国家就是采取的这样的措施——高额的惩罚——来实行计划生育。 20年就改了天地,今天我们却在讨论一个相反的方向。

所以,我们到底应该怎样来拯救我们的种群?